<thead id="vrjxl"></thead>

          展品背后的故事 | 紅旗渠的廢炸藥箱

              【打印正文】 日期:2020-03-06 10:46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瀏覽:43829    

          在河南省林州市紅旗渠紀念館的展柜里,陳列著一個墨綠色木質箱子,那是上世紀60年代修渠的炸藥箱。外觀平淡無奇,箱蓋上的鐵環銹跡斑斑,在照射燈的映照下有些發黑。俯下身可以看到箱體上的油漆裂開,一塊塊兒地翹起,脫離箱體后掉到了櫥窗內的展覽墊毯上。

          在廢炸藥箱前的展覽墊毯上放著標明“炸藥箱”的展品銘牌,上面寫著這樣一段話:“工程指揮部人員長期在工地,無處存放生活用品。經指揮部研究,財務作價,指揮部工作人員買來廢炸藥箱存放生活用品,并把購買收條貼于箱子蓋背面作證?!?

          20世紀60年代,林縣人民在一窮二白的條件下建設紅旗渠。當時,數萬人在山上安營扎寨,吃住在工地上,處處洋溢著戰天斗地的歌聲、口號聲。紅旗渠工程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如大禹治水中的“三過家門而不入”,常年堅守在建設第一線,很少回家。如何把隨身攜帶的物品歸置起來,成了大家需要解決的問題。后來,有人發現了工程使用過的廢炸藥箱這個“寶貝”,就提出給大家配備一只廢炸藥箱用來盛放衣服。

          盡管是廢棄的,畢竟是公家的物品,讓私人使用,是不是違反紀律?所以,沒有人敢把這個建議反映上去,更沒有人敢首先使用廢炸藥箱。時任紅旗渠工程指揮部的組織委員彭士俊聽到群眾的反映后,匯報給了指揮部總指揮長馬有金。在紀律面前,馬有金是個愛較真的人,他說可以用,但每人只限一只,并且要作價購買。經過指揮部黨委研究,決定每只廢炸藥箱作價七毛五,要求使用者把收據貼到廢炸藥箱的箱蓋背面,以備隨時檢查;發現誰的箱蓋背面沒有收據,就以貪占公物論處。

          打開箱蓋,就能看到背面的收據。泛黃斑駁的紙頁上,“收據”兩個字隱約可辨。票頭是繁體字的“林縣某鎮統一發貨票”,上面蓋著紅旗渠工程指揮部鮮紅的印章。

          在另一個展柜里,保留著幾張票據,可以一窺當時的工程面貌。一張開具于1963年4月29日的發貨票證顯示,當時購買了總價375元的125根鋼釬;某集體伙房賬目記載,“天1561.5,糧2342.25,款624.50元”,按照這些具體的數字,可輕易算出人均消耗多少。當年修渠物資分類管理,出入有手續,調撥有憑據,月月清點,糧食、資金補助的發放程序也很嚴格,根據記工表、伙食表、工傷條等單據對照執行,幾乎不可能虛報冒領。

          這些收據條,只是紅旗渠賬目明晰、制度嚴密的一個縮影。關于紅旗渠工程,有這樣一組數據:自1960年2月至1969年7月,總投資6865.64萬元,累計消耗鋼材123.5噸,水泥6705噸,炸藥2740噸,單從這組有整有零的數字,足以想象背后是多么縝密的管理系統。正是因為有了黨員干部帶頭模范遵守黨的紀律和相關制度,有了所有人“不貪占公物”的好風氣,才有了在最終的財務盤點時,賬面為“正負零”——也就是說,這樣龐大的財務差錯率為零!

          一只廢炸藥箱可以構成貪占公物問題,現在聽來或許不可思議。但是,在紅旗渠工程指揮部,廢炸藥箱確實成了用來衡量黨性原則的標尺,成了印證共產黨人的自律與清正的標志。半個多世紀前的紅旗渠建設者們,像一面鏡子,給我們做出了榜樣。(賈國勇)

           

          通告

          ...
          關閉
           
          爱游戏-ayx爱游戏app|官网下载-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