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vrjxl"></thead>

          “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兒,有什么好怕的”

              【打印正文】 日期:2019-08-13 10:03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瀏覽:45939    

          北京的夏日,因酷暑而略顯漫長。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紀檢監察組副組長張凌卻覺得,時間過得還可以再慢一些。


          “馬上就要退休了,手里還有案子沒有結,恨不得一天掰成兩天用,給30多年的工作畫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句號?!睆埩韪嬖V記者。


          從1986年初到原中央紀委駐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紀檢組工作至今,從普通干部到案件室副主任、主任再到分管案件工作的副組長,張凌見證了駐在部門與駐部紀檢監察組的歷史沿革。在監督對象眼中,她是眼里不容沙子卻又苦口婆心的老大姐;在同事心中,她是最熟悉駐在部門情況的“活字典”和辦案專家。


          “張組長在組里工作30多年,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跡,如果從中挑幾個月、半年來看,也許略顯平凡。但就是這30多年如一日的堅持和付出,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共產黨員、一個紀檢監察干部的初心?!瘪v部紀檢監察組第二紀檢監察室主任雷譯這樣說道。


          “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兒,有什么好怕的”


          樸素的著裝搭配簡單的馬尾辮,說話字正腔圓、從容干練,這是張凌留給記者的第一印象。


          熟悉她的人都說,張凌性格就是這樣,“一看就是當過兵的”。


          張凌的父母都是軍人,父親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母親也參加過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受家庭影響和熏陶,張凌高中畢業后插隊、參軍,在接受革命傳統教育的同時入了黨。


          1981年,22歲的張凌脫下軍裝,來到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工作。5年后,調入剛剛成立的駐部紀檢組,正式成為一名紀檢干部。


          “從部隊到紀檢組,很多東西一以貫之。比如,都強調對黨忠誠、服從紀律、不折不扣完成任務。更何況,紀檢組本身就是‘紀律部隊’?!睆埩枵f,紀檢監察工作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兒,就得拿出軍人作風來。


          駐部紀檢監察組第一紀檢監察室副主任王潤方記得,自己參與查辦的第一個案子,便是由張凌負責的某副司長受賄案。2010年夏天,張凌帶著他,冒著高溫、不厭其煩地跑了好幾家金融機構調查取證,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最終從銀行繳費記錄中找到了突破口。


          “這位副司長住在家屬院,按說不用去銀行單獨繳電費,可在銀行卻有他的繳費記錄。調查發現,電費是他給另一套房子繳的,然而那套房子不僅不在他名下,還跟與他經常打交道的企業有關聯。這樣一來,后續調查的方向就明確了?!蓖鯘櫡交貞浾f。


          從某種意義上講,給予領導干部組織處理和紀律處分,比將涉嫌犯罪人員移送司法機關更容易得罪人。30多年來,張凌經手處理的司局級干部不在少數,其中絕大部分都是認識多年的熟人,有的還是樓上樓下的鄰居。


          一位與張凌相識多年的司局級干部,由于未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經駐部紀檢監察組審查,受到黨紀處分。負責調查處理的,正是張凌。這位干部一度對處理結果持有不同意見,甚至見到張凌都不打招呼。好在,經過張凌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他終于放下包袱、輕裝上陣。


          有人問張凌,查辦案件這么多年,處分了這么多人,移送了這么多人,批評教育的更是數不勝數,你就不怕得罪人嗎?萬一有人不理解,對你冷嘲熱諷或者打擊報復怎么辦?張凌回答說:“干紀檢,就是要正風肅紀、治病救人。公道自在人心,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什么好怕的?”


          “組織培養干部不容易,要注重日常監督和提醒”


          在住建部機關,張凌是出了名的“婆婆嘴”。


          “機關處級以上干部她基本上都認識,局級干部就更熟悉了,但認識歸認識、熟悉歸熟悉,咬耳扯袖時一點都不含糊。平時發現什么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她會隨時找你,就連食堂都成了教育提醒的場所?!弊〗ú恐睂贆C關黨委常務副書記王瑞春舉例說,趕上節假日前夕,或者哪個司局長準備出差,張凌都不忘叮囑幾句。


          有一次,有人反映一位司長利用職務之便為子女在住建系統安排工作。駐部紀檢監察組決定由張凌帶隊,啟動談話函詢。


          “我跟張凌說,咱倆認識20多年了,你還信不過我嗎?她說那不行,我們必須實事求是,靠證據說話。后來她跟我講,對你函詢之后,我們又到你孩子單位進行了核實,查實你孩子筆試分挺高,但面試成績一般,該單位負責此次招聘的領導也對相關情況做了證明,說明你確實沒打招呼?!边@位司長告訴記者,張凌“愛較真”不假,但出發點都是嚴格監督、關心愛護,大家換位思考后都能理解。


          除加強對在職干部的日常監督外,張凌負責聯系住建部離退休干部局以來,對離退休人員的監督也成了她工作的重要部分。


          “我們局服務607位老同志,她不止一次地要他們資料,不管離退休前是司長還是普通干部,她都會要,特別是在學會、協會任職的老同志們的資料?!彪x退休干部局局長胡子健介紹說,平時就連該局的微信公眾號和定期出的“小報”,張凌也會關注。


          由于家屬院附近餐館較多,張凌偶爾會在院門口碰到個別看起來明顯喝了酒的老同志,他們有的還在學會、協會任職。這時候,張凌就會走過去跟他們“拉家?!?,以這種方式提醒他們,作風建設不分在職退休,決不能放松要求。


          “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前,這些餐館非常紅火。當時住建部有人開玩笑說,過年過節,一不小心推錯了包間的門,都可能看到幾個認識的人。就拿我們以前查處的一個司局級干部來說,他曾經把幾撥請他吃飯的人安排在一個地方,目的就是方便‘串場’。所以說,反‘四風’一刻不能松?!睆埩韪嬖V記者。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張凌之所以對日常監督格外看重,不僅是落實黨中央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要求,也源自她在工作中的領悟。


          2012年至2013年間,張凌和同事們向司法機關移送了多起司局級干部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在此過程中,有審查對象感嘆:“如果一開始犯錯的時候有人提醒一下就好了,自己也不至于走到違法犯罪的地步?!边@句話,讓張凌深受觸動。


          “黨組織培養一個干部不容易,他們自己打拼出來也不容易。過去我們很少有單純給處分的,要么不處分,要么就直接奔著移送檢察院去了。這幾年,我們加大了日常監督的力度,從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抓起,真正做到抓早抓小?!睆埩杼寡?。


          “如果重新選擇,還是會從事紀檢監察工作”


          加完班,張凌看了看辦公桌上的日歷,距離退休又近了一天。想起30多年來從未離開這個大樓,難免有些不舍。


          王潤方告訴記者,張凌曾有多次機會轉崗到駐在部門或部屬企事業單位,但她都沒有去。


          1987年,張凌所在的紀檢組面臨撤銷。按規定,組里老同志回到駐在部門重新安排工作,年輕人則可以自行選擇新單位。工作能力突出的張凌,很快就受到駐在部門一家效益不錯的下屬企業的青睞。


          當時,在紀檢組辦公室工作的她,本打算把同事們的離職手續都辦完后,再著手自己的事。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隨著駐部監察機構的恢復重建,組織上提出,希望張凌留下來。


          “我是軍人出身,服從命令是天職。既然組織需要我,那我當然要留下來。只是沒想到,這一留就是30多年?!睆埩栊χf。


          往后的日子里,盡管駐在部門在機構改革時多次向張凌發出邀請,但她始終沒有離開紀檢組,就這樣成了全組資歷最老、年紀最大的人。


          組里年輕人常說,想了解哪個干部的情況,問張組長就行了。如果連張組長也解答不了,就只能去檔案館查閱歷史資料了。


          在王瑞春、胡子健等駐在部門干部看來,張凌對紀檢監察工作是真心熱愛,否則不可能堅持這么多年。張凌這么多年來不爭名不爭利,當年與她前后腳來部里的同志,如今大都是司局級正職,有的還成了部級領導,而她無論是當主任還是副組長,工作態度始終如一。


          “回顧這30多年,我做的最多的是執紀審查工作。我打心眼不希望看到有人走上違紀違法的歧途,特別是熟悉的人,但現實往往不遂人愿。好在這幾年,隨著全面從嚴治黨成為常態,大家普遍繃緊了遵紀守法這根弦,這也是讓我最為欣慰的?!睆埩韪嬖V記者。


          采訪結束時,記者問道,有沒有想過,如果能夠重新選擇,會怎樣過此一生?張凌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還是會選擇紀檢監察工作!”(中國紀檢監察報 記者 瞿芃)

           

          通告

          ...
          關閉
           
          爱游戏-ayx爱游戏app|官网下载-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